第2章 飛經走氣,顫針

|

  葉天嗤笑一聲,說道:“別怪我沒提醒你,這老頭最多還能堅持兩分鐘,等救護車來了,就是華佗在世,也不可能救得活?!?/p>

  “你!”女孩美眸一瞪葉天,臉上籠罩著一抹寒霜,胸前的飽滿不斷起伏著,顯然是真生氣了。

  “診費兩千,治還是不治,趕緊決定,你只有五秒鐘時間考慮?!狈路鹗桥浜先~天的話語一般,地上的老人這一刻突然停止了顫抖,右手緊緊握在了心口,緊接著整個人抽搐了起來,本來蒼白的臉,更是變得沒有了一絲血色。

  看到這里,女孩俏臉一變,看向葉天,最終咬了咬牙,說道:“好,請你立刻出手,不過我先提醒你,要是治不好的話,你的麻煩就大了?!?/p>

  她也知道爺爺的病情絕對不能耽擱,現在救護車還沒來,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葉天沒有理會女孩,直接來到了老人的身旁,然后蹲下了身子,手搭在了老人的脈搏上。

  跟他預料的一樣,老人的脈象已經極為微弱,再耽擱兩分鐘,那就真的無藥可救了。

  “銀針?!眲偛胖心昴凶哟蜷_藥箱的時候,葉天看到過,所以這會兒毫不客氣地對中年男子吩咐道。

  中年男子看了女孩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不過最終,還是沒有開口,咬了咬牙,反正小姐都決定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是配合葉天,希望葉天真的有辦法能夠治好老爺子。

  結過中年男子遞過來的銀針,葉天直接抽出三根最好的,隨即對阿寶說道:“把這老頭的上衣解開,不要影響到施針,要快?!?/p>

  阿寶聞言,立刻解開了老爺子的上衣,露出枯瘦的身體。

  葉天沒有絲毫猶豫,認準穴位,三根銀針先后扎了下去,看得一旁的中年男子眼皮直跳,這可是與心臟部位緊緊相依的三處穴位,一般的中醫,若是行針到了這三個穴位,絕對是慎之又慎,但是這個年輕人竟然這么快就下針了,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三根銀針竟然只扎進去了一半針體。

  看到這里,中年男子屏住了呼吸,眼中盡是驚異,對于針灸,中年男子雖然算不上精通,可也略知一二,這個年輕人雖然認穴很準,可這三根銀針的地方可是距離心臟不過咫尺之遙,一不小心可是會喪命的,實在是太兇險了,這是他平生第一次見到這樣兇險的行針。

  換做是他,即便是懂得這樣的治療方法,估計也不敢動用,因為行針的過程中,哪怕你認穴再準,誰又能保證面對救人和害人之間,真正下針的時候能夠保持穩定。

  做完這些,葉天便將其他的銀針收了起來,隨即右手一動,做了幾個奇怪的手勢后,竟是五指并攏,緩緩壓向了三根銀針。

  在距離三根銀針大概只有一指之遙的時候,出現了奇異的一幕,三根銀針竟然同時顫抖了起來。

  “這是……怎么可能?”中年男子面色一變,瞪大了眼睛,整個人變得激動了起來,脫口說道:“飛經走氣,顫針?!?/p>

  這可是失傳了整整一百多年的針法,這個年輕人竟然會?中年男子已經被深深的震撼了。

  隨著葉天的手不斷的壓向銀針,老人的面色也是一變,蒼白緩緩被紅潤取代,身體停止了抽搐,呼吸也漸漸平穩。

  就在這時,一股暖流隨著銀針所在,朝著老人的身體內擴散,不斷游走。

  老人眼睛微微顫抖著,臉上的痛苦之色完全消失,換成了一種享受,這暖流在體內的游走,讓人整個人變得極為舒服。

  又過了大約一分鐘的樣子,葉天這才將三根銀針取出,隨即擦了擦額頭的汗珠。

  治療老人的病,將他從生死線上拉回來,還真是不容易,這會兒葉天都快要虛脫了,心神的耗費有些嚴重,主要是對于力度的掌控和運行需要極為精確,別看他治療的時間不過才一會兒,但心神卻無時無刻不在消耗。

  隨著葉天的停手,老人體內的暖流消失不見。

  “這就完了?”老人睜開雙眼,話語中帶著一絲悵然所失,剛才那股暖流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仿佛一下子又將他帶回到了青春年少的時刻,然而僅僅只是一小會兒,仿佛就是一瞬間,他又回到了遲暮之時。

  “要不然呢,你還想怎樣,趕緊起來吧,老頭?!比~天嘴角一撇,開口說道。

  “多謝小神醫救命之恩,否則我這把老骨頭,可就真得交代在這里了?!崩先嗽趦擅gS的攙扶下,站起了身子。

  “收錢看病,都是應當的?!比~天沒好氣地回了一句,早知道這么耗費心神,這會兒他都有些后悔之前診費要少了。

  “太好了,爺爺,你真的沒事了?!迸⒛艘话蜒蹨I,又哭又笑的,剛才那一會兒的時間,她都感覺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么的漫長,生怕老人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離他而去。

  “好了好了,爺爺沒事了,得多謝這位小神醫啊?!崩先宋⑽⒁恍?,他能夠感受得到,經過剛才的治療,他的身體竟然比原來要好多了。

  女孩的目光望向了葉天,眼中充滿了復雜與驚異,心中暗暗慶幸,若不是之前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讓葉天出手,爺爺這會兒肯定還在承受著痛苦,而且說不定還……

  半響,女孩望著葉天,開口說道:“謝謝?!?/p>

  葉天干咳一聲,說道:“什么感謝的話,咱就不用說了,那啥,現在病也治好了,咱們這個錢,是不是應該結了?”

  女孩聞言一愣,剛剛對葉天的那一點點好感瞬間蕩然無存,不過兩千塊錢而已,難不成她還會賴賬不成。

  狠狠瞪了葉天一眼,女孩拿起自己的手提包,仿佛故意似的,就對著葉天拉開,直接露出了里面一捆捆紅艷艷的毛爺爺。

  “給你,哼?!迸㈦S手拿出一捆,數了二十張,遞給葉天。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时时彩统计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