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的冰淇淋呢?

|

  六月,夏日炎炎,天氣悶熱得要命,一絲風也沒有,稠乎乎的空氣好像將整個江州市都給凝住了。

  盛夏的陽光真像蘸了辣椒水,坦蕩蕩的街上沒有一塊陰涼地。

  黎燦滿頭大汗,口干舌燥的在街道之上走著,這種天氣說實話真的是要曬死人不償命了。

  “雙休日,補了整整一天的課,我容易么我......”

  黎燦嘟嘟囔囔的,雖然對于這種天氣非常的不滿意,但是作為一名馬上就要高考的高三學生來說,這又是無可奈何的。

  黎燦,是江州市眾多高三狗之中的其中一條,為了即將到來的高考,在周六這個本來應該休息的日子里,補了足足一天的課。

  雖然天氣炎熱,雖然今天是周六,但為了還有一個月就要降臨的高考,黎燦不得不在這種熱死人的天氣里上補習班補課。

  奈何,他的成績終究還是太一般了,想要在一個月內有所起色,真的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到時候能不能考上個好的二本大學都是未知。

  “唉,臥槽,不行了,先找個冰飲店買個冰淇淋解解渴再說!”

  使勁搖了搖頭,把腦子里亂七八糟的念頭隨著汗水一起甩開,黎燦直接沖進了路邊的一家冰飲店,買了一支冰淇淋就開始大吃特吃了起來。

  一邊吃一邊走,雖然還是燥熱難耐,但總算是沒有那么的難熬了。

  就在這時,黎燦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見了在道路的一旁,有一個看起來神神叨叨仿佛神棍一樣的老頭兒正在拉著路旁的和他一樣的高三學生推銷著自己的東西,在他的面前還擺著一處地攤,攤位上林林總總擺放了一大堆的東西。

  “我說這位同學,你要相信我啊,我這個護符可是祖傳的,獨此一份,別無分家!只要你買了我的護符,保準你高考考個高分,什么菁華,什么燕大,輕松考上!”

  老神棍講的是唾沫橫飛,一手拿著一只外觀看起來非?;H说淖o符,拉著人家學生的胳膊就是不松開。

  “行了老頭兒,我今天下午還有補習班要上呢,好不容易中午才能休息一會兒,別跟我在這兒搗亂了!”

  奈何,人家學生就是不相信你的話。

  一把甩開了老神棍的手臂,直接就是頭也不回的走人了。

  “哎!同學,有話好商量啊,要不我給你打個折,賣你9塊5,怎么樣,哎,買個護符保平安也好??!同學!同學??!”

  那名學生終究還是走遠了,老神棍悻悻的坐回了攤位的后面,愁眉苦臉,這年頭生意真是越來越難做了,唉......

  老神棍止不住的搖頭,直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黎燦走了過去,看了看老神棍身前攤位上擺放的東西,好家伙,玉觀音,玉佛,各式各樣的護身符,小鼎,木魚只要你能想到什么都有!甚至黎燦還看到了一只疑似玉質,渾身冰藍色的小烏龜擺放在哪里。

  黎燦眼神一亮,這個不錯,雖然黎燦也對這個老神棍的說法有些不以為意,但是買來一只聊以慰藉也不錯。

  “這個怎么賣?”

  想到就去做,黎燦直接就是抓起了那只玉質的小烏龜,向老神棍問價錢。

  唉?終于還是有人上鉤了!

  老神棍眉頭一挑,擠出來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當下就是開始介紹起來了:“這位同學的眼光真是不錯??!這個烏龜可是不一般,這可是用上等的玻璃冰種精雕細琢而成的精品!別看它小,這可是我這兒最好的東西了...”

  黎燦翻了個白眼,知道老神棍在唬人,根本就不信他的,黎燦不想和他多費口舌,直接就是說道:“少廢話,5塊錢,賣不賣?”

  “別啊,同學,這可是上好的玻璃冰種...”

  見老神棍還準備嘮逼叨,黎燦放下玉質小烏龜,直接轉身就走,一點都沒有停頓,見到這一幕,老神棍急了。

  這可是今天的第一單生意啊,可不能就這么黃了!

  “唉,同學,咱們再商量一下唄,50塊!50塊賣你?!?/p>

  老神棍話音剛落,黎燦走的愈發堅定急促了。

  “哎,那就20塊!不,10塊也行??!”

  黎燦還是不為所動,好像是沒有聽見老神棍的話一樣,頭都沒有回一下。

  “成!同學,你說5塊就5塊,今天第一單,就當送你了!”

  老神棍一副心疼要死的樣子,臉上的皺紋都是擠在了一起,就差在他的臉上寫上一個一個大大的‘菊’字了。

  黎燦這才轉回身來,臉上浮現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一把將玉質小烏龜塞進口袋,甩下了5塊錢。

  哼!想要坑你小爺我?下輩子吧!

  一邊想著,黎燦一邊把玩著剛剛買來的玉質小烏龜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拿起黎燦留下的5塊錢,等黎燦走遠了,老神棍臉色一變,那里還看得出一點心疼的模樣?同時他心里暗笑著,總算是忽悠到一個人了,這種看似是玉質的小烏龜,在二手市場10塊錢能淘到一麻袋!

  想著,又從身后取出來了一只看似是玉質的蟾蜍,放在剛才擺放玉質小烏龜的位置,繼續叫賣了起來。

  “咦?這個小烏龜做的還挺精致的嘛!”

  看著手里的小烏龜,黎燦有些詫異了,這種路邊攤的貨色能夠做的這么好,也算是少見了。

  仔細看這一只小烏龜,渾身上下晶瑩剔透,紋理清晰,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著炫目的光澤,在它烏龜殼的上方,并不是那種一塊塊的六邊形拼接起來的樣子,而是一張圓盤,圓盤上點綴著有36個小明點,其他35個小明點都是暗淡的,只有1個小明點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著冰藍色的光芒。

  不過除了這個,也就沒有什么其他奇異的地方了,把小烏龜放回了口袋,黎燦扭頭正準備將手里剩下的冰淇淋吃完,咬了一口,嗯?怎么什么也沒有?!

  一看自己的左手,只剩下了一個拖杯,哪里還有冰淇淋的一點兒影子?空空蕩蕩的好不凄涼!

  “臥槽,我的冰淇淋呢?!”

  黎燦瞪大了眼睛,差點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自己明明才舔了幾口而已,怎么只是一會兒的功夫,冰淇淋就不翼而飛了呢?

  難道是鬧鬼了?!

  可是這大白天的,就算真的有鬼,鬼也不敢出來吧???

  有些摸不著頭腦的黎燦,當下只能夠扔掉了拖杯,繼續朝著家的方向走著了。

  只是黎燦不知道的是,如果他現在仔細的觀察一下剛才買來的小烏龜,就會發現,這個明明應該是死物的小烏龜,嘴角居然有著零星的冰淇淋漬!

  可惜他是看不到了。

  剛回到了家,老媽就在廚房跟黎燦說了聲:“飯馬上就好了,快去洗洗手準備吃飯吧!”

  “知道了?!?/p>

  應了一聲,換了鞋,黎燦屁顛屁顛的跑去洗手了。

  不久后,黎燦的老爸也下班回家了,一家人都坐在了客廳里。

  黎燦的老媽收拾了身上的圍裙,走了過來。

  黎燦的老媽,是一位穿著居家服的中年女人,眼角有著經歷了歲月之后留下的魚尾紋,但依稀可以看出來她年輕的時候必然是個大美人。

  一頭干練的短發將她的氣質瞬間就是襯托了出來。

  林詩琴收拾了一下碗筷,叫兩父子準備吃飯:“飯好了,趕緊過來?!?/p>

  “嘿,來嘍,讓我看看有啥好飯,咦?老婆,你做了紅燒肉啊,有口福嘍!”

  黎燦的老爹是個中年帥哥,這個時候看到了林詩琴做的一手好菜,立馬就把衣服一扔,坐在飯桌前就準備開動了。

  啪!

  一把打開了某人的手,林詩琴瞪著眼睛說道:“這是給兒子留的,等兒子來了再吃!”

  “哦哦,好?!?/p>

  黎景龍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被老婆打了的部位,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只是洗個手而已,但是黎燦卻是磨磨蹭蹭的,老半天才是過來。

  一家三口人剛剛坐到飯桌上,黎景龍就是開口了:“小燦啊,今天上午補課補得怎么樣了?”

  “額,一般般吧...”

  黎燦摸了摸腦袋有些弱弱的說道,自己的情況自己知道,就目前自己的學習情況...不說也罷!

作者有話說:“新書發布,需要呵護,無恥求收藏!”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时时彩统计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