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救美懲兇

|

  “真是的,老是問兒子學習干啥,我林詩琴的兒子會學習差了?來,兒子,吃紅燒肉,別理你爸?!?/p>

  說著,林詩琴溺愛的摸了摸黎燦的頭,同時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到了黎燦的碗里,一邊又埋怨黎景龍老提兒子學習的事情。

  “你看你,我這不是問一下兒子的學習情況嘛,真是的...”

  黎景龍搖了搖頭,也不再說什么了。

  匆匆的吃了晚飯,黎燦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默默的復習了起來。

  距離高考還有一個月,對于一名高三的學生來說,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彌足珍貴的,但是自己的成績在班里也就是中下游的樣子,高考能上個三本就不錯了。

  黎燦輕嘆了一聲,現在他學習成績渣成這樣,是因為他高二那年生了一場大病,足足臥病在床,住院住了大半年的時間,因為那一次重病,讓他沒有時間上課,課程拉了足足一年的時間,才導致了現在成績不高不低的模樣。

  復習到了晚上十二點左右,黎燦隨便洗漱了一下,就上床睡覺了,明天還要補課呢,不能熬的太晚。

  而今天下午被他買來聊以慰藉的小烏龜則是被他放在了枕邊。

  半夜,夜深人靜,在黎燦的房間里,那只被他放在枕邊的小烏龜忽然泛起了點點熒光,在靜謐的夜晚顯目至極!

  窗外月亮的光輝照射在小烏龜的身上,讓小烏龜身上的熒光愈發的濃密了起來。

  忽然,小烏龜身上的熒光暴漲,剎那間就是覆蓋了正在熟睡中的黎燦整個身體。

  一時之間,黎燦就仿佛是被光芒交織而成的光繭包裹了一樣,神異無比,如果在這時黎燦的身旁有個人的話,一定會驚叫出來。

  因為實在是太神奇了!

  就這樣,光繭包裹著黎燦足足持續了一晚上的時間,當太陽快出來的時候,一切的熒光才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第二天,一大早的黎燦就是醒了過來,罕見的都不用老媽叫了,渾身上下神清氣爽,頭腦都是異常的清醒!

  “咦,奇怪,我今天狀態不錯??!”

  一晚上下來,黎燦感覺自己昨晚就好像是做了一個夢,夢里的自己好像是出現在了一處無窮無盡的海岸邊,而且自己還獲得了超越常人十倍的綜合體質,在海邊控水御冰,仿佛擁有了超能力一般,荒誕無比!

  “什么亂七八糟的夢啊?!?/p>

  黎燦也沒有想太多,人做夢夢到什么都是有可能的,隨便吃了個早飯,就提上書包去學校上課去了。

  身為一名高三狗,每天早上基本都是六點鐘就必須要醒了,而這個時候,街道上還沒有幾個人,除了環衛工人,就是匆匆去學校復習的學生了。

  一邊走在路上,呼吸著晨間新鮮的空氣,不知道為什么,今天的黎燦總是感覺自己仿佛是獲得了新生一樣,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地方是不舒服的,這是過去黎燦從來都沒有的感受。

  過去夏日的陽光照射在身上的那一股燥熱感也是忽然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淡淡的溫暖遍布全身上下,讓黎燦感覺自己身上似乎有著用不完的力氣!

  黎燦所在的高中是江州二中,是整個江州市數一數二的中學,但是可惜的是,無論江州二中有多么的出名,這名氣是絲毫不跟他有什么關系的。

  他不過是江州二中一名普通班的學生而已,屬于那種交了錢才上得起這所學校的差生,是誰也不會在乎的角色。

  這種可有可無的身份等黎燦上高三的時候才是醒悟了過來,知道要好好學習了,可惜已經是太晚,基礎拉下的太多,刻苦奮斗了一年的時間愣是沒有什么明顯的起色。

  “??!你是誰!你想要干什么???救命??!”

  就在這時,黎燦忽然是聽到了前方傳來了一聲求救的尖叫,不由的一愣,這光天化日的,哪里來的尖叫聲?

  要從黎燦的家里到江州二中需要經過一個小公園,在這個小公園,平常的時候,人不少,還挺熱鬧。

  但是現在是大早上的,基本上應該是沒有什么人的。

  黎燦現在就在這個小公園內。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黎燦看到了就在不遠處,公園的小涼亭邊上,一男一女正糾纏在一起。

  那個男的是一個長相很是猥瑣的中年人,胡子拉碴,一雙眼睛極為狹長,讓人一看到他就想起來了一個詞語:賊眉鼠眼!

  女的則是一位長相很是嫵媚靚麗的成熟美女,上半身穿著一件鵝黃色的小襖,下半身則是搭配一條破洞牛仔褲,長筒靴,此時的她正在奮力掙扎著,想要從那個猥瑣的中年人手里逃走。

  這種情況,怎么看都是這個長相猥瑣的中年人想要對那個美女用強!

  本來這不關黎燦什么事情,平常見到了,也就繞道走而已,黎燦自問英雄救美什么的還不是他能夠做得來的事兒,問題是今天的黎燦不知道怎么了,忽然頭腦一熱,就迅速的跑了過去,一把推開了那猥瑣的中年人,擋在了美女的身前,張口呵斥:“你這色狼!光天化日之下猥褻良家美女,就不怕遭報應嗎!你現在離開,我還能當什么都沒有看見,不然的話,我就要報警了!”

  猥瑣的中年人被推開,臉上閃過了一抹愕然,沒有想到這大早上的,居然還有人敢破壞自己的好事。

  仔細一看,發現居然只是一個身穿校服的清秀少年,當下他就是嗤笑一聲:“嘿,我當是誰敢來壞老子的好事呢,原來只是一個小屁孩!”

  刷!

  一抹刀光亮起,這個猥瑣的中年人居然從腰間拔出了一把足足有十五公分的彈簧刀,一臉兇惡的看著黎燦。

  “小屁孩,你剛才的話我原封不動的奉還,你現在滾的話,老子還可以不追究你壞我好事,要是不離開...哼!”

  這猥瑣的中年人本身就是一個正處壯年的成年男人,拿上一把刀具,更是彰顯出來他的兇惡。

  黎燦看到這一幕,耳根一下子就是漲紅了,他幾乎都可以清晰的聽到自己的胸腔里,心臟在飛速的跳動著。

  他只不過是紅旗底下,九年義務制教育出來的一名普通學生,平常在學校里和同學偶爾打打架,玩鬧也就算了,都是一些小孩子過家家的幼稚行為,哪里見過這種陣仗?

  這個猥瑣中年人的兇悍的氣勢不是假的,再配上他臉上的兇惡之色,一看就知道這家伙絕對是真見過血的!

  而在黎燦身后的美女這個時候還沒有反應過來,還處在被猥瑣中年人震懾當中,更是沒有辦法為黎燦提供什么幫助了。

  看著這個猥瑣的中年人距離自己越來越近,黎燦心里暗暗叫苦,惱火自己怎么這么不知輕重的就強出頭,英雄救美了。

  憑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估計還不夠人家一只手打的!

  當面的危機瞬間就是擾亂了黎燦的心神,讓他不知所措起來。

  就在這危急的關頭,黎燦忽然感覺到,放在他上衣口袋里的,昨天在路邊攤買來的疑似玉質的小烏龜忽然是發熱了起來,溫度越來越高,就好像是一塊燒紅的烙鐵黏在了他的身上一樣。

  他臉色一變,下意識的摸向了口袋,熾烈的灼熱瞬間又化作了酷寒的冰冷,一股涼氣順著手臂就直沖向他的天靈!

  下一刻,他的腦海里突然一聲轟鳴炸響,原本昨晚已經是忘的一干二凈的夢,忽然又變得清晰了起來,一股股信息流不斷地的鉆入他的腦海里。

  冰肌玉骨!超越常人的十倍綜合體質!控水御冰之法!

  隨著一道道的信息清晰的浮現在他的腦海里,黎燦若有所悟起來。

  下意識的一揮手,一道肉眼可見的冰痕順著黎燦腳下的地面就朝著對面的猥瑣中年人蔓延了過去。

  而那猥瑣中年人,根本就是沒有發現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一個不慎,腳踩在了那一道冰痕之上,本來堅實的地面忽然變得非?;伷饋?!

  啪嗒!

  “哎呦!”

  伴隨著一聲慘叫,猥瑣中年人因為這一滑,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而且還是正面朝下,血液四濺,兩顆門牙,就這么從他的嘴里被磕飛了出來!

作者有話說:“新書初發,無恥求收藏!”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时时彩统计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