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酒吧風波

|

  渾渾噩噩的楊帆拖著沉重的腳步,來到了夜色酒吧,他現在需要酒精,需要酒精來麻醉自己。其實楊帆并不經常來酒吧,記得第一次也是杜詩雅帶他來的,那時候的楊帆看到這個燈紅酒綠,聲鬧喧嘩的女的一個個穿的清涼無比的場所,顯得十分的拘謹。他很不喜歡這樣的場所,但是杜詩雅卻笑著說“男人嘛就應該要去嘗試各種地方?!?/p>

  那時的楊帆就像一個小媳婦一樣跟著杜詩雅。確實,在他和杜詩雅的戀愛中,他扮演的反而是更柔弱的一方,或許這就是“詩雅離開我的原因吧?!彼猿暗南胫?。

  “哎呦,帥哥一個人嘛,要不要美女我陪陪你,讓你樂呵樂呵啊,哈哈。。?!闭f完就是一陣笑聲。

  楊帆雖然穿著不怎么樣,怎么說好歹也算是一個帥哥,一個人坐在角落里喝酒,還是有人上來搭訕的。

  楊帆被女人的說話聲拉回了現實,他慢慢的抬起頭,穿著一雙紫色的高跟鞋,細白的大腿,往上是一條大紅色的齊×緊身連衣裙。坐在楊帆的對面,楊帆甚至能從他的腿間若現。再上面是兩個傲人的豐滿,在內衣的撐托下擠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不過當楊帆看清對面女人的臉的時候,“我的媽媽,這長也的太別致了吧”。楊帆被對面的女人嚇一跳,這簡直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了,鳳姐,芙蓉姐姐碰到她估計也得無地自容。楊帆差點沒把剛剛喝下去的酒給噴出來。

  “帥哥,你怎么了,雖然我長的漂亮你也不用這樣盯著我呀,這樣我可是會害羞的哦!”說完又是一陣笑聲?,F在的楊帆心里正是煩悶的時候,狠狠的瞪了女人一眼,轉身就想離開。不過,卻被女人一把拉住衣服,一改之前柔弱的態度,惡狠狠的說:“老娘看上你是你的福氣,竟然還敢瞪老娘,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走開,我不認識你,別煩我”。說完就用力的一甩手臂,將女人推到在地上。

  “哎呦,痛死我了,我的屁屁啊?!闭f完就大叫了起來“龍哥,龍哥,你在哪里啊,我都被欺負了你還不出來?!迸说穆曇艉艽?,在那么嘈雜的酒吧也能聽的清楚。

  楊帆知道情況不妙,便想離開,走了兩步就被兩名大漢給攔住了?!靶∽悠圬摿巳司拖肱?,”大漢陰陰的說道。說完周圍人群中走出一個光頭大漢,脖子上戴著一條粗粗的金項鏈,穿著一件背心,手臂上紋著一頭猙獰的老虎,慢慢的向楊帆這邊走來。

  “四海幫辦事,不相干的人都滾開?!甭牭绞撬暮偷娜?,周圍的人不禁紛紛讓了開來,他們可不想惹這些殺人不眨眼的黑社會。

  女子看到幫手來了,一下子跑到光頭旁邊,兩手緊緊的挽著龍哥的手臂,嬌滴滴的說:“龍哥,你總算來啦,你再不來我可要被這小子給非禮了,你可要為我做主啊?!闭f完還不忘用自己傲人的豐滿摩擦龍哥的手臂。那個龍哥感到手臂一陣的柔軟,十分享受這種感覺說道“哎呦,我的小心肝,我一定幫你報仇”。不過周圍的人看到“美女”這張臉,再配上這撒嬌,都是一陣反胃,這龍哥重口味啊。

  “就是你這個小子欺負我的小心肝,你是嫌命長了吧?”楊帆看著龍哥的兇惡的眼神心里就是一陣慌張,強壓著心中的恐懼,抬頭道“是她先來打擾我的,跟我沒關系?!?/p>

  “呦呵,還嘴硬,兄弟們給我打殘了?!睅酌鬂h聽了自己老大的話,正要動手

  “慢著,放開他”人群中傳來一聲呵斥。

  “是誰那么大膽,敢阻止我們四海幫辦事,給我滾出來?!饼埜绱舐暤恼f道。只見人群中走出一個身穿西裝的中年人,身后還跟著兩個戴墨鏡的黑衣大漢,從他們穩健的步伐,高高隆起的太陽穴中可以看出幾人的身手都很強。

  “龍老大,好大的排場啊,看在我張某人的面子上放過這個小子吧!”中年人笑著說道,不過說話的語氣給人一種壓迫的感覺。

  聽了中年人的話,龍哥也不說話,他旁邊的小弟不高興了“你算哪根蔥,要我們老大給你面子,找抽呢!”說完就是一陣哄笑,挽著龍哥手的女子眼中也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中年人聽了皺了皺眉,也不發怒,只是冷冷的說道:“整個尚海,不肯給我張翰海面子的應該也數不過一個巴掌吧!年輕人說話要小心,到時候小命怎么丟的都不知道?!?/p>

  聽到對面的人說自己是張翰海的時候,龍哥的臉綠了,徹底的綠了。張翰海啊,尚海第一大幫青幫的軍師,地位比青幫四大堂主都隱隱高出一段,可以說是青幫的二號人物了,青幫什么概念,四海幫在他們眼里估計就跟一只螞蟻一樣,今天自己怎么就遇到這樣一座大佛。

  重重的抽了剛剛說話的小弟一個巴掌,“什么東西,連大名鼎鼎的張爺都不知道,滾下去?!笨吹嚼洗筮@個樣子,這時候小弟也知道碰到大人物了,戰戰兢兢的退到了龍哥后面。

  看到這戲劇化的變化,周圍的人傻了,角落里的楊帆也傻了,不過他也感到很疑惑,這樣的一個大人物為什么要幫自己呢?

  只見剛剛還兇神惡煞的龍哥乖的跟孫子一樣,畏畏縮縮的走到中年人身邊,小心翼翼的說“不知道張爺到此,剛剛多有得罪,還請張爺不要怪罪,剛才是小的我沒有管理好小弟,說話得罪了張爺,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訓他。不知道這小子。。。哦,不是這位公子和張爺什么關系?!饼埜缯f話很是小心,生怕再得罪前面這位爺。

  “沒什么關系,我只是受人所托,龍老大讓你們的人散去,我只要帶走他就行了?!闭f著指向角落的楊帆說道。

  “是是是,我這就讓那群小兔崽子散去?!饼埜缥ㄎㄖZ諾的說道。

  “不行,老娘不同意誰都不許放過這小子?!边@時候一個不和諧又尖利的聲音冒了出來。在場的人望向聲音的來源,原來就是前面那個魔鬼身材,妖怪臉蛋的那位“美女”。

  龍哥心里咯噔一聲,不好要壞事了。

  張翰海陰沉著臉,終于要發怒了,一個眼神暗示身邊的人,旁邊的黑衣大漢瞬間就到了女人的面前,一下子就是啪啪幾個巴掌,瞬間又回到張翰海的身邊,好像剛剛什么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只見這個女人本來就不怎么樣的臉,直接變成了豬頭。

  “龍老大,帶著這個瘋女人和你的手下趕緊滾,不然我就要動手了?!睆埡埠5恼f道。

  “是是是,這就滾這就滾”,龍哥恐懼的說道。說完頭也不回的帶著,還在地上瘋瘋癲癲撒潑的女人離開了酒吧。

  看著光頭龍帶著人灰溜溜的離開了,看熱鬧的人也散去了,張翰海走到楊帆面前,淡淡的說道“你就是楊帆?”“沒,沒錯,我就是楊帆”,看著剛剛幾句話就把那些兇神惡煞的人給嚇走的中年人,楊帆有點緊張,說話也有點不順溜。

  “你可以走了,以后少來這種是非之地,到時候再碰到這種事情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p>

  對面的中年男人氣場太強大了,壓得讓楊帆有點喘不過氣來,沒什么回應,楊帆頭也不回的疾步離開了酒吧。

  中年人看著楊帆離開的背影,冷哼了一聲,自言自語道,“小姐怎么會看上那么沒用的小子,”眼中盡是嘲弄之色,說著也帶著手下離開了酒吧。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时时彩统计软件手机版